中国四大书院之一曾是东魏和尚的寺庙也是唐代道士的炼丹处

  隋唐以来,在科举选拔官吏的制度下,中国教育事业也出现了蓬勃发展之势。不仅有各地政府兴建的官学,并且也出现了许多私人书院。到了宋代,四大书院知名不胫而走,成为中国文化史上著名的奇观。

  其中,嵩阳书院、应天府书院均在河南,白鹿洞书院在江西、岳麓书院在湖南,均为宋代以后宣传文教的重要场所。如今,许多大学为了提升逼格,纷纷向历史上追溯其源头,欲寻找其前身。比如湖南大学就成功搭上岳麓书院的名头,将其建校史推到距今1000多年前,在中国简直是前所未有。

  不过,说起前生今世,历史上许多著名的书院并非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书院之名,河南的嵩阳书院就是其中一个绝佳的例子。

  在嵩阳书院中,历代的碑文石刻多达数十座,记载内容也五花八门——有关于登封县域山川溪流、地理形势的《明登封县图》石刻,也有儒家教化众人的石刻。而在院外,则有著名的《大唐嵩阳观纪圣德感应之颂碑》,主要记载了嵩阳观道士孙太冲为唐玄宗李隆基炼制九转金丹的事迹。此外,还有更早一些的《中岳嵩阳寺碑》,大约是在南北朝时期东魏孝静帝期间撰写的。

  因而,嵩阳书院在跻身与宋代四大书院之前,首先是佛教的嵩阳寺,其次是道教的嵩阳观、唐代皇帝的行宫等,角色几经变迁。而这些,或许也是嵩阳书院能够率先成为理学发祥地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谓理学,指的是儒学在宋代进行了新的变革。北宋是在结束五代十国纷争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时人的思想十分混乱,伦理纲常丧失殆尽。

  如后梁的皇帝朱温荒淫无道,尤其喜爱人妇,甚至连自己的儿媳妇也不放过。诸子虽在外,常征其妇入侍,帝往往乱之。自己的儿子们在外行军打仗,朱温经常让儿媳们入宫侍寝。并且,儿子们为了争宠,也会让自己的妻子去服侍自己的老爹朱温,已经不知道廉耻是何物。

  在这种情况下,重塑道德规范就显得十分重要,正名就成为第一步。而在当时的各种流派中,佛道两家的思辨论证逻辑值得儒家借鉴,配合儒家自身的精神内核,就形成了著名的理学。

  因而,嵩阳书院作为儒、道、释三家的思想交汇之所,在北宋自然拥有着无可匹敌的优势。更何况,嵩山的地理位置介于东都开封与西京洛阳之间,既可以及时掌握北宋政府的政策风向,又可以吸收洛阳的士大夫资源,理所当然成为人文盛地。当时是,范仲淹、程颐、程颢等人均在嵩阳书院有过讲学的经历,尤其是在二程提举崇福宫的十多年间,嵩阳书院汇聚了四方英才,理学由此向全国各地传播。

  在中国学术史上,流传着一个自孔子以来的儒家先贤传承图谱,到了北宋增添了周敦颐、程颐、程颢等理学开创者,而嵩阳书院则是二程理学的大本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