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张火丁搭档四位许仙(组图)

  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已经连续两年为“相约北京”艺术节收官演出,5月24日晚在长安大戏院以一出《白蛇传》再现“火丁热潮”。都说的粉丝疯狂,那你可能没见过张火丁的戏迷,火丁的戏迷们自嘲为“失心疯”,半夜三四点去长安大戏院排队买早晨十点的票,主办方不得已每人限购三张,但还是仅20分钟全部售罄。网络售票从10点开始,有网友说从7点开始守在电脑前面,10点一开始立刻“秒光”,连票图都没刷出来呢,已经显示售光。不夸张地说,张火丁有演出,连长安大戏院门口收停车费的都会多要你十块钱,因为你不可能不看完就走。演出结束之后观众鼓掌叫好,让张火丁连续谢幕6次之后,欲罢不能临时加唱了一段《春闺梦》。5月24日晚上演出的《白蛇传》,2008年张火丁曾在上海演出过一次,去年在林肯中心演出过一次,已经久别北京观众。作为现今舞台上备受瞩目的程派第三代传人,张火丁在生活中保持低调,回避各种社会应酬堂会和晚会,她这样的作风在梨园行乃至整个演艺界都是不多见的。本次她为“相约北京”艺术节演出的《白蛇传》,不仅自己文武昆乱不挡,独挑大梁饰演白素贞一角,还别开生面地与叶少兰、宋小川、张尧、张兵等老中青四位小生演员饰演的许仙对戏,看点十足。最大的看点叶少兰老师以70多岁高龄登台丝毫没有老态,扮上妆之后还是风流倜傥的小生模样,演唱又别具一番味道,极其讲究韵味。但要说和张火丁的“白蛇”最搭的无疑还是她的老搭档宋小川,这样的舞台默契感非一朝一夕可以建立,让观众看起来就舒服。演出之前在剧场里碰到濮存昕偕夫人来观看张火丁演出,濮存昕也大赞张火丁:“她是多纯粹的艺术家啊,前段时间李世济先生去了,程派艺术和整个京剧界现在就需要张火丁这样的,梅葆玖老师生前曾说过京剧不就是给人做个样儿嘛!这话说得真好!张火丁一直怕受干扰,她的戏迷对她是真的很好,我们别伤着她。我今晚是来向她学习,给她鼓掌的!”随着5月24日张火丁《白蛇传》为今年的“相约北京”艺术节闭幕,历时一个月的艺术节也渐进尾声。今年“相约北京”邀请来自加拿大、英国、南非等25个国家的400余名国外艺术家和近400位中国艺术家一道,在艺术节上献上100余场剧场和户外演出及2个主题展览。十六年来,共有全世界五大洲115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个艺术团体、3万余名艺术家登临“相约北京”艺术节的舞台,现场观众人数逾410万人次。北京晨报讯昨天,由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甘肃省作协、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共同主办的“弋舟长篇小说《我们的踟蹰》研讨会”在中国作协举行。该书自去年9月出版后,成为一部受到业界和读者关注的作品。作品描述了现代都市人情感纠结、身心分离的困境。研讨会上,专家表示该书切中了时代中的脆弱与艰难。《我们的踟蹰》书名立意取自汉乐府《陌上桑》“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踟蹰,意指逡巡徘徊,将行又止的状态。该书出版后反响热烈,曾荣获第11届《当代》长篇小说年奖年度五佳。作为来自甘肃的70后代表性作家,弋舟本人也因此部作品入围第14届“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年度小说家提名。相较于现在很多小说对于宏大叙事的偏重,《我们的踟蹰》文字细密绵长、娓娓道来,作家着力于对每个人物微妙情感的琢磨和刻画,极其有耐心,令读者对诸多细节“心有戚戚焉”。在一个极端物质化的年代,对情感的追求与渴望似乎已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评论家阎晶明表示,作者切中了我们这个时代一些很脆弱的东西,同时也面对了一些很艰难的东西。他没有把那些男性刻意妖魔化、善恶分开,然后让女性或者讴歌式的,或者批判式的去选择,这是弋舟作为小说家很成熟的地方,他的小说在比较敏感的、脆弱的,但又具有深度的精神方面进行探索。评论家说道,作者把新时代两性间踟蹰的感情写得非常到位,写出了新时代的爱情,也写出了一代人情感的失落和精神的匮乏。评论家白烨表示,作者书写当下都市婚恋陷入困境,人物都是婚姻有问题,然后情感陷入很疲惫的现实,他既写了我们习见的,常见的,也写了我们不常见的,既写了显见的,也写了隐性的各种各样的状态,现状既是无奈的,又是无力去对付的,整部作品在写情感,但是小中见大,简中有繁。北京晨报讯邹静之编剧的小剧场话剧《花事如期》之前曾由黄盈导演搬上舞台,但在看了香港导演邓伟杰和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合作执导的《乌合之众》之后,就想邀请邓伟杰将《花事如期》再做出一个不同的版本,将于6月15日在天桥艺术中心小剧场上演。邓伟杰是香港资深的戏剧工作者,还是香港舞台剧女王焦媛的导师,曾主演过多部舞台剧,其执导的《许三观卖血记》获得第九届华文戏剧节的剧目奖。龙马社线年在国家大剧院首演以来演出过百场,故事看似是一个孤独白领大龄单身女青年和一个快递男青年演绎的两性关系风俗艳情喜剧,邹静之老师则把这出小戏定义为“当代男性女性寓言剧”,探讨了当下青年的情感问题。此次邓伟杰导演刻意回避了之前黄盈导演的版本,他在仔细研读剧本之后,征得编剧邹静之的同意,会强化该剧的喜感,但又不是像闹剧那样体现。邓伟杰说:“《花事如期》通过一对心灵孤寂的男女,写出了很多现代人生活的无奈。” 男主角青子的扮演者张博在导演邓伟杰眼里是一个身上自带喜剧感的演员,之前他在话剧《大宅门》、《将话剧进行到底》等作品中扮演角色。女主角海伦的扮演者吴紫彤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曾演过话剧《安妮日记》、《笑面人》等。北京晨报讯5月23日为纪念延安座谈会召开74周年,落实习总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中国长城学会、北京翰林院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发布了《五月鲜花五支歌》的新歌,已经88岁高龄的著名老艺术家田华亲临现场助兴,朗诵了《沁园春·雪》和一首当代诗歌,其中一句“敢于登台,就意味着我们还年轻!”获得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这五首歌曲分别是晓光作词、徐沛东作曲的《刻骨铭心》和《中华魂》,虹姐作词、作曲的《琴棋书画》,贺东久作词、印青作曲的《女儿心》,贺东久作词、舒楠作曲的《爸爸我想你》,以充沛的和生动的笔触,抒发了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情怀,这些词曲作者既有名家大师,也有才华横溢的后起之秀,其中《刻骨铭心》是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电影《那岁月 刻骨铭心》的主题歌。《女儿心》和《爸爸我想你》歌词质朴动人,传递出中华儿女讲仁爱、重亲情友情的人伦道德精神。《琴棋书画》极具东方文化特色。著名歌唱家王传越、吕薇,青年歌手周澎、添添、刘坤山分别演唱了五首歌曲,释放出满满的正能量。北京晨报讯在玄幻仙侠、IP鲜肉充斥的影视圈,正在湖北卫视播出的电视剧《爱的追踪》则显得题材冷门、风格严肃,甚至对很多90后来说有了过时、落伍的味道。对这样一部聚焦经侦的现实主义作品,张国立虽苦笑着自嘲“似乎不会拍戏了”,但还是坚持老派的戏剧原则,笑称“不符合这些规律就是乱扯。”《爱的追踪》改编自第十届金盾奖获奖小说《赎罪无门》。张国立选择这部小说进行改编、导演并亲自主演,最大的原因是对于书中所描写时代的亲身经历和深刻感触,“书中所说的年代并不远,仅仅过去三十年,很多人却已经一无所知了,但我觉得,是应该知道和记住的。”该剧的剧名也历经从《赎罪无门》、《赎罪门》直至《无悔追踪》,只为了让人感到多一些温暖,“一个人有赎罪的意识、勇敢地承认、承担自己犯过的错,给每个人留一个救赎和解脱的机会,也会更加温暖。”然而这个剧在筹备期间,张国立却分外纠结和苦恼,过去大家喜欢娓娓道来的“味道”,但现在的电视剧,这种味道却完全没有生存空间。“现代观众偏爱情节强烈节奏快的东西,一个极端事件发生,人物关系、剧情走向一下子全变了。我喜欢的,大家都说不好卖,不挣钱。”最后张国立还是咬牙选择了温暖路线。“这剧虽然是警匪题材,但经侦本来就跟别的不一样,不会面对很多枪林弹雨,他就是查账,面对经济上的,表面上要平和一些;而这个职业原本也是双重的,有情也有法,当两者冲突的时候就很好看。所以我们把重点放在的生活和情感上。”张国立说自己也不是墨守成规,像美剧《绝命毒师》他就很爱看,“有人物,有情感,有任务线,有角色的心路变化,是个极其标准的戏剧结构。而不符合戏剧规律的矛盾就是乱扯。”谈及现在国产剧的各种“乱扯”,张国立表示并不担心,比起这些,作为行业前辈和代表的他更关心创作者们都要面临的外部环境,他在多个场合多次提及,“年轻人都生活在一个随时可以接触到美剧、英剧的时代了,我们的创作者却还要面对大量的清规戒律。”对张国立来说,拍《爱的追踪》是他在现实主义题材上迈出的一小步,他说自己的选择可能不合时宜,但还是期待观众的认可。“当然,即使没有认可,我想它也有存在的价值。”